《海角七号》似乎为台湾电影带来全新的启发

2021-04-01 14:01

不过,民进党“立委”林佳龙和管碧玲,对今年台湾电影在金马奖的成绩不满,甚至还进而主张干脆“砍掉重练”(线上游戏衍生出来的名词,意思是经过努力之后,发现没啥搞头,含泪砍掉账号,索性重新来过),结果引起不少批评,不但有不少民进党的支持者对两人的说法表示不满,甚至还有人打电话到立场一向偏绿的电视台政论节目上公开指责他们。

林佳龙和管碧玲二人,一个是美国耶鲁大学毕业的博士,担任过“新闻局长”;另一个也是博士,过去长期在大学教书,还当过高雄市的文化局长和新闻处长。两人文化素养应该不差,却说出这样的话,不但引发电影界的强烈反击,更造成社会舆论的不少抨击,认为缺乏格局,根本是自我封闭。

台湾电影发展过程起伏颠簸,受限资金、人力、市场,最近十几年一直陷于低潮期,直到近两三年,终于出现转机,从2008年开始,《海角七号》似乎为台湾电影带来全新的启发。而2011年更是有《赛德克·巴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和《翻滚吧阿信》等多样化的电影上映,这当中的起落变化,为台湾的电影做了一番全新的批注。其中,《赛德克·巴莱》更是获得去年金马奖最佳影片奖。

已经举办了四十九届的台湾电影金马奖,因为今年台湾得奖成绩不佳,引起了民进党“立委”的“愤怒”,甚至要求停办。不过,这番话,却也造成了近来台湾社会热烈的讨论,认为如果只是因为台湾电影没有得奖,那么未来不如就办一个只限台湾电影才能参加的比赛,反正不管谁得奖都是台湾电影,那才叫爽呢!

林佳龙和管碧玲这样的知识分子说出这种话,其实某种程度反映了台湾政治环境的恶劣和少数政治人物何以总向意识形态靠拢的悲哀,因为他们相信这些话一定可获得那些“爱台湾”、“反中国”人士的共鸣,所以“不吐不快”。只是或许他们没想到,绝大多数的台湾人真的进步了,一如台湾电影导演朱延平所说的,“台湾输得起”,正因为这种健康心态和宽广胸襟,才能促使台湾电影继续进步。

台湾电影创作环境或许不理想,但台湾电影相关工作者却始终怀抱热情,积极投入,所以才会逐渐脱离低潮,进而展现佳绩。我还记得去年到香港访友时,大学同学频频问我有没有看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不但极力推荐我一定要看,还一直强调电影情节让他们多么有共鸣,而这部台湾电影更是在香港创下最卖座纪录。虽然当时我很不好意思说 “还没看”,但是心中还是有着极大的骄傲感,原来台湾电影也有出头天啦!(台湾资深媒体人 陶允正)